客户端 手机访问:m.shiciqu.cn 取消固定
首页 > 诗词大全 > 唐代诗人 > 柳宗元的诗

柳宗元的诗词全集、诗集(155首全)

柳宗元简介
柳宗元
柳宗元(773年—819年),字子厚,山西运城人,世称“柳河东” “河东先生”。因官终柳州刺史,又称“柳柳州”“柳愚溪”,汉族,祖籍河东(今山西省.永济市运城、芮城一带)。柳宗元题跋像[1]唐代文学家、哲学家、散文家和思想家,与韩愈共同倡导唐代古文运动,并称为“韩柳”。与刘禹锡并称“刘柳”。与王维、孟浩然、韦应物并称“王孟韦柳”。与唐代的韩愈、宋代的欧阳修、苏洵、苏轼、苏辙、王安石和曾巩, 并称为 “唐宋八大家”(柳宗元为唐宋八大家之二) 。唐代宗大历八年(773年)出生于京都长安(今陕西省西安市)...
查询到柳宗元的古诗一共 186 首!
  • 1、《酬娄秀才将之淮南见赠之什(娄秀才,图南也)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远弃甘幽独,谁云值故人。好音怜铩羽,濡沫慰穷鳞。
    困志情惟旧,相知乐更新。浪游轻费日,醉舞讵伤春。
    风月欢宁间,星霜分益亲。已将名是患,还用道为邻。
    机事齐飘瓦,嫌猜比拾尘。高冠余肯赋,长铗子忘贫。
    晼晚惊移律,暌携忽此辰。开颜时不再,绊足去何因。
    海上销魂别,天边吊影身。只应西涧水,寂寞但垂纶。...
  • 2、《送薛存义序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河东薛存义将行,柳子载肉于俎,崇酒於觞,追而送之江浒,饮食之。且告曰:“凡吏于土者,若知其职乎?盖民之役,非以役民而已也。凡民之食于土者,出其什一佣乎吏,使司平于我也。今我受其直,怠其事者,天下皆然。岂惟怠之,又从而盗之。向使佣一夫于家,受若值,怠若事,又盗若货器,则必甚怒而黜罚之矣。以今天下多类此,而民莫敢肆其怒与黜罚者,何哉?势不同也。势不同而理同,如吾民何?有达于理者,得不恐而畏乎!”
      存义假令零陵二年矣。早作而夜思,勤力而劳心;讼者平,赋者均,老弱无怀诈暴憎。其为不虚取直也的矣,其知恐而畏也审矣。
      吾贱且辱,不得与考绩幽明之说;于其往也,故赏以酒肉而重之以辞。
    ...
  • 3、《酬韶州裴曹长使君寄道州吕八大使因以见示二十韵一首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金马尝齐入,铜鱼亦共颁。疑山看积翠,浈水想澄湾。
    标榜同惊俗,清明两照奸。乘轺参孔仅,按节服侯狦.
    贾傅辞宁切,虞童发未sG.秉心方的的,腾口任es々。
    圣理高悬象,爰书降罚锾。德风流海外,和气满人寰。
    御魅恩犹贷,思贤泪自潸。在亡均寂寞,零落间惸鳏。
    夙志随忧尽,残肌触瘴m5.月光摇浅濑,风韵碎枯菅。
    海俗衣犹卉,山夷髻不鬟。泥沙潜虺蜮,榛莽斗豺獌。
    循省诚知惧,安排只自憪。食贫甘莽卤,被褐谢斓斒。
    远物裁青罽,时珍馔白鹇。长捐楚客佩,未赐大夫环。
    异政徒云仰,高踪不可攀。空劳慰憔悴,妍唱剧妖娴。...
  • 4、《唐铙歌鼓吹曲十二首·其四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泾水黄,陇野茫。
    负太白,腾天狼。
    有鸟鸷立,羽翼张。
    钩喙决前,钜趯傍。
    怒飞饥啸,翾不可当。
    老雄死,子复良。
    巢岐饮渭,肆翱翔。
    顿地紘,提天纲。
    列缺掉帜,招摇耀鋩。
    鬼神来助,梦嘉祥。
    脑涂原野,魄飞扬。
    星辰复,恢一方。...
  • 5、《愚溪诗序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灌水之阳有溪焉,东流入于潇水。或曰:冉氏尝居也,故姓是溪为冉溪。或曰:可以染也,名之以其能,故谓之染溪。予以愚触罪,谪潇水上。爱是溪,入二三里,得其尤绝者家焉。古有愚公谷,今予家是溪,而名莫能定,士之居者,犹龂龂然,不可以不更也,故更之为愚溪。
      愚溪之上,买小丘,为愚丘。自愚丘东北行六十步,得泉焉,又买居之,为愚泉。愚泉凡六穴,皆出山下平地,盖上出也。合流屈曲而南,为愚沟。遂负土累石,塞其隘,为愚池。愚池之东为愚堂。其南为愚亭。池之中为愚岛。嘉木异石错置,皆山水之奇者,以予故,咸以愚辱焉。
      夫水,智者乐也。今是溪独见辱于愚,何哉?盖其流甚下,不可以溉灌。又峻急多坻石,大舟不可入也。幽邃浅狭,蛟龙不屑,不能兴云雨,无以利世,而适类于予,然则虽辱而愚之,可也。
      宁武子“邦无道则愚”,智而为愚者也;颜子“终日不违如愚”,睿而为愚者也。皆不得为真愚。今予遭有道而违于理,悖于事,故凡为愚者,莫我若也。夫然,则天下莫能争是溪,予得专而名焉。
      溪虽莫利于世,而善鉴万类,清莹秀澈,锵鸣金石,能使愚者喜笑眷慕,乐而不能去也。予虽不合于俗,亦颇以文墨自慰,漱涤万物,牢笼百态,而无所避之。以愚辞歌愚溪,则茫然而不违,昏然而同归,超鸿蒙,混希夷,寂寥而莫我知也。于是作《八愚诗》,纪于溪石上。
    ...
  • 6、《钴鉧潭西小丘记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得西山后八日,寻山口西北道二百步,又得钴鉧潭。西二十五步,当湍而浚者为鱼梁。梁之上有丘焉,生竹树。其石之突怒偃蹇,负土而出,争为奇状者,殆不可数。其嵚然相累而下者,若牛马之饮于溪;其冲然角列而上者,若熊罴之登于山。
      丘之小不能一亩,可以笼而有之。问其主,曰:“唐氏之弃地,货而不售。”问其价,曰:“止四百。”余怜而售之。李深源、元克己时同游,皆大喜,出自意外。即更取器用,铲刈秽草,伐去恶木,烈火而焚之。嘉木立,美竹露,奇石显。由其中以望,则山之高,云之浮,溪之流,鸟兽之遨游,举熙熙然回巧献技,以效兹丘之下。枕席而卧,则清泠之状与目谋,瀯瀯之声与耳谋,悠然而虚者与神谋,渊然而静者与心谋。不匝旬而得异地者二,虽古好事之士,或未能至焉。
      噫!以兹丘之胜,致之沣、镐、鄠、杜,则贵游之士争买者,日增千金而愈不可得。今弃是州也,农夫渔父,过而陋之,贾四百,连岁不能售。而我与深源、克己独喜得之,是其果有遭乎!书于石,所以贺兹丘之遭也。
    ...
  • 7、《哀溺文序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永之氓咸善游。一日,水暴甚,有五、六氓乘小船绝湘水。中济,船破,皆游。其一氓尽力而不能寻常。其侣曰:“汝善游最也,今何后为?”曰:“吾腰千钱,重,是以后。”曰:“何不去之?”不应,摇其首。有顷,益怠。已济者立岸上呼且号曰:“汝愚之甚,蔽之甚,身且死,何以货为?”又摇其首。遂溺死。吾哀之。且若是,得不有大货之溺大氓者乎?于是作《哀溺》。...
  • 8、《永州八记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始得西山宴游记
      自余为僇人,居是州。恒惴慄。时隙也,则施施而行,漫漫而游。日与其徒上高山,入深林,穷回溪,幽泉怪石,无远不到。到则披草而坐,倾壶而醉。醉则更相枕以卧,卧而梦。意有所极,梦亦同趣。觉而起,起而归。以为凡是州之山水有异态者,皆我有也,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。
     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,因坐法华西亭,望西山,始指异之。遂命仆人过湘江,缘染溪,斫榛莽,焚茅茷,穷山之高而上。攀援而登,箕踞而遨,则凡数州之土壤,皆在衽席之下。其高下之势,岈然洼然,若垤若穴,尺寸千里,攒蹙累积,莫得遁隐。萦青缭白,外与天际,四望如一。然后知是山之特立,不与培塿为类,悠悠乎与颢气俱,而莫得其涯;洋洋乎与造物者游,而不知其所穷。引觞满酌,颓然就醉,不知日之入。苍然暮色,自远而至,至无所见,而犹不欲归。心凝形释,与万化冥合。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,游于是乎始,故为之文以志。是岁,元和四年也。

    钻鉧潭记
      钻鉧潭,在西山西。其始盖冉水自南奔注,抵山石,屈折东流;其颠委势峻,荡击益暴,啮其涯,故旁广而中深,毕至石乃止;流沫成轮,然后徐行。其清而平者,且十亩。有树环焉,有泉悬焉。
      其上有居者,以予之亟游也,一旦款门来告曰:“不胜官租、私券之委积,既芟山而更居,愿以潭上田贸财以缓祸。”
      予乐而如其言。则崇其台,延其槛,行其泉于高者而坠之潭,有声潀然。尤与中秋观月为宜,于以见天之高,气之迥。孰使予乐居夷而忘故土者,非兹潭也欤?

    钻鉧潭西小丘记
      得西山后八日,寻山口西北道二百步,有得钻鉧潭。潭西二十五步,当湍而浚者为鱼梁。梁之上有丘焉,生竹树。其石之突怒偃蹇,负土而出,争为奇状者,殆不可数。其嵚然相累而下者,若牛马之饮于溪;其冲然角列而上者,若熊罴之登于山。丘之小不能一亩,可以笼而有之。问其主,曰:“唐氏之弃地,货而不售。”问其价,曰:“止四百。”余怜而售之。李深源、元克已时同游,皆大喜,出自意外。即更取器用,铲刈秽草,伐去恶木,烈火而焚之。嘉木立,美竹露。奇石显。由其中以望,则山之高,云之浮,溪之流,鸟兽之遨游,举熙熙然回巧献技,以效兹丘之下。枕席而卧,则清冷冷状与目谋,瀯瀯之声与耳谋,悠然而虚者与神谋,渊然而静者与心谋。不匝旬而得异地者二,虽古好古之士,或未能至焉。
      噫!以兹丘之胜,致之沣、镐、、杜,则贵游之士争买者,日增千金而愈不可得。今弃是州也,农夫渔父过而陋之,贾四百,连岁不能售。而我与深源、克已独喜得之,是其果有遭乎!书于石,所以贺兹丘之遭也。

    至小丘西小石潭记
     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,隔篁竹,闻水声,如鸣佩环,心乐之。伐竹取道,下见小潭,水尤清冽。全石以为底,近岸,卷石底以出,为坻,为屿,为嵁,为岩。青树翠蔓,蒙络摇缀,参差披拂。
      潭中鱼可百许头,皆若空游无所依。日光下澈,影布石上,佁然不动;俶尔远逝,往来翕忽,似与游者相乐。
      潭西南而望,斗折蛇行,明灭可见。其岸势犬牙差互,不可知其源。
      坐潭上,四面竹树环合,寂寥无人,凄神寒骨,悄怆幽邃。以其境过清,不可久居,乃记之而去。
      同游者:吴武陵,龚古,余弟宗玄。隶而从者,崔氏二小生:曰恕己,曰奉壹。

    袁家渴记
      由冉溪西南水行十里,山水之可取者五,莫若钻鉧潭。由溪口而西,陆行,可取者八九,莫若西山。由朝阳岩东南水行,至芜江,可取者三,莫若袁家渴。皆永中幽丽奇处也。
      楚越之间方言,谓水之反流为“渴”。渴上与南馆高嶂合,下与百家濑合。其中重洲小溪,澄潭浅渚,间厕曲折,平者深墨,峻者沸白。舟行若穷,忽而无际。
      有小山出水中,皆美石,上生青丛,冬夏常蔚然。其旁多岩词,其下多白砾,其树多枫柟石楠,樟柚,草则兰芷。又有奇卉,类合欢而蔓生,轇轕水石。
      每风自四山而下,振动大木,掩苒众草,纷红骇绿,蓊葧香气,冲涛旋濑,退贮溪谷,摇飃葳蕤,与时推移。其大都如此,余无以穷其状。
      永之人未尝游焉,余得之不敢专焉,出而传于世。其地主袁氏。故以名焉。

    石渠记
      自渴西南行不能百步,得石渠,民桥其上。有泉幽幽然,其鸣乍大乍细。渠之广或咫尺,或倍尺,其长可十许步。其流抵大石,伏出其下。踰石而往,有石泓,昌蒲被之,青鲜环周。又折西行,旁陷岩石下,北堕小潭。潭幅员减百尺,清深多倏鱼。又北曲行纡余,睨若无穷,然卒入于渴。其侧皆诡石、怪木、奇卉、美箭,可列坐而庥焉。风摇其巅,韵动崖谷。视之既静,其听始远。
      予从州牧得之。揽去翳朽,决疏土石,既崇而焚,既釃釃而盈。惜其未始有传焉者,故累记其所属,遗之其人,书之其阳,俾后好事者求之得以易。
      元和七年正月八日,鷁渠至大石。十月十九日,踰石得石泓小潭,渠之美于是始穷也。

    石涧记
      石渠之事既穷,上由桥西北下土山之阴,民又桥焉。其水之大,倍石渠三之一,亘石为底,达于两涯。若床若堂,若陈筳席,若限阃奥。水平布其上,流若织文,响若操琴。揭跣而往,折竹扫陈叶,排腐木,可罗胡床十八九居之。交络之流,触激之音,皆在床下;翠羽之水,龙鳞之石,均荫其上。古之人其有乐乎此耶?后之来者有能追予之践履耶?得之日,与石渠同。
      由渴而来者,先石渠,后石涧;由百家濑上而来者,先石涧,后石渠。涧之可穷者,皆出石城村东南,其间可乐者数焉。其上深山幽林逾峭险,道狭不可穷也。

    小石城山记
      自西山道口径北踰黄茅岭而下,有二道:其一西出,寻之无所得;其一少北而东,不过四十丈,土断二川分,有积石横当其垠。其上为睥睨梁欐之形;其旁出堡坞,有若门焉,窥之正黑,投以小石,洞然有水声,其响之激越,良久乃已。环之可上,望甚远。无土壤而生嘉树美箭,益奇而坚,奇疏数偃仰,类智者所施也。
      噫!吾疑造物者之有无久矣,及是,愈以为诚有。又怪其不为之中州而列是夷狄,更千百年不得一售其伎,是固劳而无用,神者倘不宜如是,则其果无乎?或曰:以慰夫贤而辱于此者。或曰:其气之灵,不为伟人而独为是物,故楚之南少人而多石。是二者余未信之。
    ...
  • 9、《种树郭橐驼传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郭橐驼,不知始何名。病偻,隆然伏行,有类橐驼者,故乡人号之“驼”。驼闻之,曰:“甚善。名我固当。”因舍其名,亦自谓橐驼云。
      其乡曰丰乐乡,在长安西。驼业种树,凡长安豪富人为观游及卖果者,皆争迎取养。视驼所种树,或移徙,无不活,且硕茂,早实以蕃。他植者虽窥伺效慕,莫能如也。
      有问之,对曰:“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,能顺木之天,以致其性焉尔。凡植木之性,其本欲舒,其培欲平,其土欲故,其筑欲密。既然已,勿动勿虑,去不复顾。其莳也若子,其置也若弃,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。故吾不害其长而已,非有能硕茂之也;不抑耗其实而已,非有能早而蕃之也。他植者则不然,根拳而土易,其培之也,若不过焉则不及。苟有能反是者,则又爱之太恩,忧之太勤,旦视而暮抚,已去而复顾,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,摇其本以观其疏密,而木之性日以离矣。虽曰爱之,其实害之;虽曰忧之,其实仇之,故不我若也。吾又何能为哉!”
      问者曰:“以子之道,移之官理,可乎?”驼曰:“我知种树而已,官理,非吾业也。然吾居乡,见长人者好烦其令,若甚怜焉,而卒以祸。旦暮吏来而呼曰:‘官命促尔耕,勖尔植,督尔获,早缫而绪,早织而缕,字而幼孩,遂而鸡豚。’鸣鼓而聚之,击木而召之。吾小人辍飧饔以劳吏者,且不得暇,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?故病且怠。若是,则与吾业者其亦有类乎?”
      问者曰:“嘻,不亦善夫!吾问养树,得养人术。”传其事以为官戒。
    ...
  • 10、《始得西山宴游记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自余为僇人,居是州,恒惴栗。其隟也,则施施而行,漫漫而游。日与其徒上高山,入深林,穷回溪,幽泉怪石,无远不到。到则披草而坐,倾壶而醉。醉则更相枕以卧,卧而梦。意有所极,梦亦同趣。觉而起,起而归;以为凡是州之山水有异态者,皆我有也,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。
     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,因坐法华西亭,望西山,始指异之。遂命仆人过湘江,缘染溪,斫榛莽,焚茅茷,穷山之高而止。攀援而登,箕踞而遨,则凡数州之土壤,皆在衽席之下。其高下之势,岈然洼然,若垤若穴,尺寸千里,攒蹙累积,莫得遁隐。萦青缭白,外与天际,四望如一。然后知是山之特立,不与培塿为类。悠悠乎与颢气俱,而莫得其涯;洋洋乎与造物者游,而不知其所穷。引觞满酌,颓然就醉,不知日之入。苍然暮色,自远而至,至无所见,而犹不欲归。心凝形释,与万化冥合。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,游于是乎始。故为之文以志。是岁,元和四年也。
    ...
  • 11、《小石城山记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自西山道口径北,逾黄茅岭而下,有二道:其一西出,寻之无所得;其一少北而东,不过四十丈,土断而川分,有积石横当其垠。其上为睥睨、梁欐之形,其旁出堡坞,有若门焉。窥之正黑,投以小石,洞然有水声,其响之激越,良久乃已。环之可上,望甚远,无土壤而生嘉树美箭,益奇而坚,其疏数偃仰,类智者所施设也。
      噫!吾疑造物者之有无久矣。及是,愈以为诚有。又怪其不为之中州,而列是夷狄,更千百年不得一售其伎,是固劳而无用。神者傥不宜如是,则其果无乎?或曰:“以慰夫贤而辱于此者。”或曰:“其气之灵,不为伟人,而独为是物,故楚之南少人而多石。”是二者,余未信之。
    ...
  • 12、《黔之驴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黔无驴,有好事者船载以入。至则无可用,放之山下。虎见之,庞然大物也,以为神,蔽林间窥之。稍出近之,慭慭然,莫相知。
      他日,驴一鸣,虎大骇,远遁;以为且噬己也,甚恐。然往来视之,觉无异能者;益习其声,又近出前后,终不敢搏。稍近,益狎,荡倚冲冒。驴不胜怒,蹄之。虎因喜,计之曰:“技止此耳!”因跳踉大?,断其喉,尽其肉,乃去。
      噫!形之庞也类有德,声之宏也类有能。向不出其技,虎虽猛,疑畏,卒不敢取。今若是焉,悲夫!
    ...
  • 13、《捕蛇者说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永州之野产异蛇:黑质而白章,触草木尽死;以啮人,无御之者。然得而腊之以为饵,可以已大风、挛踠、瘘疠,去死肌,杀三虫。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,岁赋其二。募有能捕之者,当其租入。永之人争奔走焉。
      有蒋氏者,专其利三世矣。问之,则曰:“吾祖死于是,吾父死于是,今吾嗣为之十二年,几死者数矣。”言之貌若甚戚者。余悲之,且曰:“若毒之乎?余将告于莅事者,更若役,复若赋,则何如?”蒋氏大戚,汪然出涕,曰:“君将哀而生之乎?则吾斯役之不幸,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也。向吾不为斯役,则久已病矣。自吾氏三世居是乡,积于今六十岁矣。而乡邻之生日蹙,殚其地之出,竭其庐之入。号呼而转徙,饥渴而顿踣。触风雨,犯寒暑,呼嘘毒疠,往往而死者,相藉也。曩与吾祖居者,今其室十无一焉。与吾父居者,今其室十无二三焉。与吾居十二年者,今其室十无四五焉。非死则徙尔,而吾以捕蛇独存。悍吏之来吾乡,叫嚣乎东西,隳突乎南北;哗然而骇者,虽鸡狗不得宁焉。吾恂恂而起,视其缶,而吾蛇尚存,则弛然而卧。谨食之,时而献焉。退而甘食其土之有,以尽吾齿。盖一岁之犯死者二焉,其余则熙熙而乐,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。今虽死乎此,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,又安敢毒耶?”
      余闻而愈悲,孔子曰:“苛政猛于虎也!”吾尝疑乎是,今以蒋氏观之,犹信。呜呼!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!故为之说,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。
      (饥渴而顿踣 一作:饿渴)
    ...
  • 14、《小石潭记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,隔篁竹,闻水声,如鸣珮环,心乐之。伐竹取道,下见小潭,水尤清冽。全石以为底,近岸,卷石底以出,为坻,为屿,为嵁,为岩。青树翠蔓,蒙络摇缀,参差披拂。(珮 通:佩)
      潭中鱼可百许头,皆若空游无所依。日光下澈,影布石上,佁然不动;俶尔远逝,往来翕忽。似与游者相乐。(下澈 一作:下彻)
      潭西南而望,斗折蛇行,明灭可见。其岸势犬牙差互,不可知其源。
      坐潭上,四面竹树环合,寂寥无人,凄神寒骨,悄怆幽邃。以其境过清,不可久居,乃记之而去。
      同游者:吴武陵,龚古,余弟宗玄。隶而从者,崔氏二小生:曰恕己,曰奉壹。
    ...
  • 15、《汨罗遇风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南来不作楚臣悲,重入修门自有期。
    为报春风汨罗道,莫将波浪枉明时。...
  • 16、《寄韦珩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初拜柳州出东郊,道旁相送皆贤豪。回眸炫晃别群玉,
    独赴异域穿蓬蒿。炎烟六月咽口鼻,胸鸣肩举不可逃。
    桂州西南又千里,漓水斗石麻兰高。阴森野葛交蔽日,
    悬蛇结虺如蒲萄。到官数宿贼满野,缚壮杀老啼且号。
    饥行夜坐设方略,笼铜枹鼓手所操。奇疮钉骨状如箭,
    鬼手脱命争纤毫。今年噬毒得霍疾,支心搅腹戟与刀。
    迩来气少筋骨露,苍白瀄汩盈颠毛。君今矻矻又窜逐,
    辞赋已复穷诗骚。神兵庙略频破虏,四溟不日清风涛。
    圣恩倘忽念地苇,十年践蹈久已劳。幸因解网入鸟兽,
    毕命江海终游遨。愿言未果身益老,起望东北心滔滔。...
  • 17、《独觉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觉来窗牖空,寥落雨声晓。良游怨迟暮,末事惊纷扰。
    为问经世心,古人难尽了。...
  • 18、《同刘二十八院长述旧言怀感时书事,奉寄澧州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弱岁游玄圃,先容幸弃瑕。名劳长者记,文许后生夸。
    鷃翼尝披隼,蓬心类倚麻。继酬天禄署,俱尉甸侯家。
    宪府初收迹,丹墀共拜嘉。分行参瑞兽,传点乱宫鸦。
    执简宁循枉,持书每去邪。鸾凤标魏阙,熊武负崇牙。
    辨色宜相顾,倾心自不哗。金炉仄流月,紫殿启晨霞。
    未竟迁乔乐,俄成失路嗟。还如渡辽水,更似谪长沙。
    别怨秦城暮,途穷越岭斜。讼庭闲枳棘,候吏逐麋麚。
    三载皇恩畅,千年圣历遐。朝宗延驾海,师役罢梁溠。
    京邑搜贞干,南宫步渥洼。世惟材是梓,人仰骥中骅。
    欻刺苗入地,仍逾赣石崖。礼容垂琫,戍备响錏鍜。w
    宠即郎官旧,威从太守加。建旟翻鸷鸟,负弩绕文蛇。
    册府荣八命,中闱盛六珈。肯随胡质矫,方恶马融奢。
    褒德符新换,怀仁道并遮。俗嫌龙节晚,朝讶介圭赊。
    禹贡输苞匦,周官赋秉秅。雄风吞七泽,异产控三巴。
    即事观农稼,因时展物华。秋原被兰叶,春渚涨桃花。
    令肃军无扰,程悬市禁贳。不应虞竭泽,宁复叹栖苴。
    蹀躞驺先驾,笼铜鼓报衙。染毫东国素,濡印锦溪砂。
    货积舟难泊,人归山倍畬。吴歈工折柳,楚舞旧传芭。
    隐几松为曲,倾樽石作污。寒初荣橘柚,夏首荐枇杷。
    祀变荆巫祷,风移鲁妇髽。已闻施恺悌,还睹正奇邪。
    慕友惭连璧,言姻喜附葭。沉埋全死地,流落半生涯。
    入郡腰恒折,逢人手尽叉。敢辞亲耻污,唯恐长疵瘕。
    善幻迷冰火,齐谐笑柏涂。东门牛屡饭,中散虱空爬。
    逸戏看猿斗,殊音辨马挝。渚行狐作孽,林宿鸟为。a
    同病忧能老,新声厉似姱。岂知千仞坠,只为一毫差。
    守道甘长绝,明心欲自。&贮愁听夜雨,隔泪数残葩。
    枭族音常聒,豺群喙竞呀。岸芦翻毒蜃,谿竹斗狂犘。
    野鹜行看弋,江鱼或共叉。瘴氛恒积润,讹火亟生煆。
    耳静烦喧蚁,魂惊怯怒蛙。风枝散陈叶,霜蔓綖寒瓜。
    雾密前山桂,冰枯曲沼蕸。思乡比庄舄,遁世遇眭夸。
    渔舍茨荒草,村桥卧古槎。御寒衾用罽,挹水勺仍椰。
    窗蠹惟潜蝎,甍涎竞缀蜗。引泉开故窦,护药插新笆。
    树怪花因槲,虫怜目待虾。骤歌喉易嗄,饶醉鼻成齄。
    曳捶牵羸马,垂蓑牧艾豭。已看能类鳖,犹讶雉为鷨。
    谁采中原菽,徒巾下泽车。俚儿供苦笋,伧父馈酸楂。
    劝策扶危杖,邀持当酒茶。道流征短褐,禅客会袈裟。
    香饭舂菰米,珍蔬折五茄。方期饮甘露,更欲吸流霞。
    屋鼠从穿兀,林狙任攫拏。春衫裁白纻,朝帽挂乌纱。
    屡叹恢恢网,频摇肃肃罝。衰荣因蓂荚,盈缺几虾蟆。
    路识沟边柳,城闻陇上笳。共思捐佩处,千骑拥青緺。...
  • 19、《叠前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小学新翻墨沼波,羡君琼树散枝柯。
    左家弄玉唯娇女,空觉庭前鸟迹多。...
  • 20、《乐府杂曲·鼓吹铙歌·吐谷浑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吐谷浑盛强,背西海以夸。岁侵扰我疆,退匿险且遐。
    帝谓神武师,往征靖皇家。烈烈旆其旗,熊虎杂龙蛇。
    王旅千万人,衔枚默无哗。束刃逾山徼,张翼纵漠沙。
    一举刈膻腥,尸骸积如麻。除恶务本根,况敢遗萌芽。
    洋洋西海水,威命穷天涯。系虏来王都,犒乐穷休嘉。
    登高望还师,竟野如春华。行者靡不归,亲戚讙要遮。
    凯旋献清庙,万国思无邪。...
  • 21、《咏荆轲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燕秦不两立,太子已为虞。千金奉短计,匕首荆卿趋。
    穷年徇所欲,兵势且见屠。微言激幽愤,怒目辞燕都。
    朔风动易水,挥爵前长驱。函首致宿怨,献田开版图。
    炯然耀电光,掌握罔正夫。造端何其锐,临事竟趑趄。
    长虹吐白日,仓卒反受诛。按剑赫凭怒,风雷助号呼。
    慈父断子首,狂走无容躯。夷城芟七族,台观皆焚污。
    始期忧患弭,卒动灾祸枢。秦皇本诈力,事与桓公殊。
    奈何效曹子,实谓勇且愚。世传故多谬,太史征无且。...
  • 23、《乐府杂曲·鼓吹铙歌·铁山碎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铁山碎,大漠舒。二虏劲,连穹庐。背北海,专坤隅。
    岁来侵边,或傅于都。天子命元帅,奋其雄图。
    破定襄,降魁渠。穷竟窟宅,斥余吾。百蛮破胆,
    边氓苏。威武辉耀,明鬼区。利泽弥万祀,功不可逾。
    官臣拜手,惟帝之谟。...
  • 24、《咏三良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束带值明后,顾盼流辉光。一心在陈力,鼎列夸四方。
    款款效忠信,恩义皎如霜。生时亮同体,死没宁分张。
    壮躯闭幽隧,猛志填黄肠。殉死礼所非,况乃用其良。
    霸基弊不振,晋楚更张皇。疾病命固乱,魏氏言有章。
    从邪陷厥父,吾欲讨彼狂。...
  • 25、《岭南江行
  • ·柳宗元
  • 瘴江南去入云烟,望尽黄茆是海边。山腹雨晴添象迹,
    潭心日暖长蛟涎。射工巧伺游人影,飓母偏惊旅客船。
    从此忧来非一事,岂容华发待流年。...